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联系我们| English
当前位置: 首页» 专题研究» 网络文艺:从边缘走向中心

网络文艺:从边缘走向中心

刘琼、刘成友:《2015年网络文学产值将破70亿 争议之下该怎么走》

浏览次数: | 信息来源: 人民日报 | 责任编辑:首师大文化研究院 | 发表时间: 2016-03-04

原标题:争议之下,网络文学怎么走

  “网络文艺充满活力,发展潜力巨大。”《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》日前公布,其中鲜明地提出,要大力发展网络文艺。这让许多网络文学创作者、爱好者和研究者备受鼓舞。

   几乎与此同时,一场关于“文化视域中的网络文学”的研讨会在山东师范大学召开。“如何看待文学变局中的网络文学”“网络文学主流化及其前景”“网络文学与技术进步”“网络文学存在的问题”“网络文学能否成为时代进步的重要力量”等话题,成为热点和焦点。 

  火热

   在东亚,中国的网络文学成为与韩剧、日本动漫相提并论的大众文化样式 

  “网络文学的兴盛繁荣,缘于网络媒体的方便快捷和普及,得益于资本的支持和商业写作机制的推动,还有政府的扶持和正确导向。”山东师范大学网络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周志雄教授说,这与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民众的消遣、娱乐文化需求相符,与国家文化软实力发展战略的要求相吻合。 

  从2004年起,盛大相继收购起点、红袖添香、榕树下、晋江、小说阅读网等文学网站。2013年起,腾讯文学、百度文学、阿里文学等陆续成立。资本的分离与组合,“大神”的出走与进驻,各种演变中,不变的是各大商业文学巨头对打造网络文学阅读、出版、影视、游戏、文化产品立体商业链的雄心和抱负。 

  据不完全统计,2011年至2014年网络文学共有161款作品的影视版权售出,2012至2014年有50多款作品转换为游戏产品,预计2015年网络文学产值规模将突破70亿元。 

  同时,网络文学开始走出国门。起点、晋江文学城等网站向亚洲多个国家推出中国的网络小说;《鬼吹灯》《明朝那些事儿》在日本热卖,《仙侠奇缘之花千骨》在泰国一上市便被抢购一空;越南5年间引进中国网络文学的品种达617种;《步步惊心》成为韩国畅销书;3D网游《诛仙》相继出口到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……可以说,中国的网络文学成为世界上独特的文学风景,在东亚成为可以与韩国电视剧、日本动漫相提并论的大众文化样式。 

  “网络文学的崛起给文学带来巨大变化,它超出我们的想象和经验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白烨表示,网络文学不只是一个以网络为平台的自发性写作,它构建了很多新的文学关系,比如,文学与网络传媒、文学与信息科技、文学与产业、文学与资本等等。 

  “如何提升网络文学自身的品质,商业资本制造的‘读者幻境’能否打造出影响世界的IP(知识产权),网络文学能否承担一个伟大时代文化传播的使命,是对网络文学发展的挑战。”周志雄说。 

  警惕 

  网络文学时常被诟病为迎合消费者而跟风、雷同,但其实这些症结也是读者所排斥的 

  从网络文学诞生开始,质疑就从未中断过。批评的焦点有三:一是整体质量偏低,泥沙俱下;二是过分类型化;三是接受者与创作者关系的错位,拼凑抄袭现象严重。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孙书文介绍,有学者把它归因为科技化消解了网络文艺的人文性,商业化腐蚀了文学的超越性,大众化拉低了艺术的品位。这种分析不无道理但也存在偏颇。

  不少学者呼吁,要警惕网络文学被商业化“收编”的倾向。有学者指出,网络文学的商业化是其主流化的拦路虎,“法兰克福学派”曾认为,文学作品一旦迎合消费目标,将丧失其纯粹性。

  中国作协中国作家网副主编马季说:“上述观点的确应该引起重视,当前网络文学存在大量跟风、雷同,乃至抄袭现象,都是商业化在作祟,值得警惕。然而,从大众传媒的角度来看,商业性需要一定的时间去缓释;从大众需求积极性的角度来看,网络文学存在的症结也基本上是广大读者所排斥的。”

  “网络文学的确有鱼龙混杂、泥沙俱下的弱点。”山东省作协副主席李掖平表示,“对此不应该回避,更不能以一种粗暴的态度,直接挪移传统文学的批评范式来打击网络文学。我们迫切需要建立一种行之有效的网络文学批评范式,以更好地推动网络文学的健康发展。” 

  “如何从传统思维定势中走出来,面对网络文学这种新的文学样式,是不容回避的课题。”沈阳师范大学教授贺绍俊说,从传统文学的思维体系出发研究网络文学,具有一定有效性,但有可能会遮蔽网络文学的新质和特质。 

  有了这样客观、理性的态度,讨论网络文学入史就有了一个基本共识。 

  “无论是创作实践还是阅读实际,网络小说都将进入中国当代文学史。”苏州大学教授汤哲声认为,就通俗文学来说,第一个时期是中国古代的通俗小说,第二个时期是中国现代的通俗小说,网络小说则是通俗文学的第三个时期,既一脉相承又有所创新。 

  期许 

  承担起创立新的中国话语,讲述新的中国故事,塑造新的中国形象的使命,成为时代进步的力量 

  茅盾文学奖是一个国家级的精英奖,而网络小说则是大众化的通俗文学。两者有没有可能碰撞出火花? 

  据了解,2011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选,有7部网络小说参评,经过6轮投票,有3部小说从178部作品中脱颖而出,进入第一轮,它们是《遍地狼烟》《从呼吸到声音》《青果》。 

  2015年第九届茅奖评选,有5部网络小说参评,分别由起点中文网、中文在线等网站送审,但没有作品冲过第一轮。 

  “参评的网络小说,尽管可能代表不了当今网络文学的最高水平,但毕竟意味着一个国家级大奖为网络文学敞开了大门。”中南大学教授欧阳友权说。

   “茅奖评审要求的是思想性和艺术性完美的统一,要切入社稷民生,有历史担当和人性的温暖,要有艺术审美方面的精致和创新,这对于网络文学来说一时可能还很难达到。”欧阳友权认为,网络文学的长处不在精致,而是在市场,在读者大众,在草根,在一个个广泛的参与。两者在比较中显出各自的短长。

   “任何一种文艺样式,要想深得民心,获得多数人的认同,其价值观、审美观必须经得住时代的考验。”马季说,新的主流化文学必须承担起创立新的中国话语,讲述新的中国故事,塑造新的中国形象的历史使命。这一点,正是人们对网络文学未来的期许。

   起点中文网总编杨晨在谈到“为网络文学定标准的必要性和开枷锁的紧迫性”时说,网络文学本来可以两条腿走路,可现在已经瘸了一条。目前的网络文学以幻想类题材为主,现实题材渐渐衰落。“这与相关标准的缺失、含糊有很大关系,这导致作者们不敢写,网站不敢发,越是主旋律题材,越是不敢碰。网站虽然有扶持意愿,也不能真正见效。” 

  目前,国家在文化层面上已经形成战略思维,“大力发展网络文艺”,包含了对网络文学发展的支持、引导和管理。据了解,近年来,中国作家协会等机构已经在网络文学产业发展、作家队伍培养、作品研究推广、从业人员培训等方面做了一定探索。浙江、上海、北京等地先后成立网络文学组织机构。北京大学、山东师范大学等多所高校陆续设立网络文学的学术研究平台。

   “网络文学是一项新兴的社会事业,需要多方合力,才能确保其健康成长、蓬勃发展。我们处于网络时代,网络文学、网络文艺的繁荣发展,将是时代进步的重要力量。”马季说。